他们怎么这么苏啊?

九亿少女之一,腐,偏好大概是all狗(但不接受葱芯!!!) 最后说一遍小新哥哥太诱了!!!想日(划掉)

【晏新】他们的故事(1)

《匆匆那年》陈寻/《同桌的你》林一

写手挑战!以一句话结束写一篇甜文!

感谢溺爱太太!!!如果没有她的视频就不会有这文!!!情节上有与太太《匆匆那年》视频一致的地方,已获太太授权!!!给溺爱太太笔芯!!!

私设如山!OOC预警!匆匆那年没看完!

01.

林一从初中就认识陈寻了,陈寻嘛,同班同学,令人讨厌的同班同学。

在那个情窦初开的年纪,哪个男生不想和漂亮姑娘做同桌,可惜全班人数是个单数,就他,林一,孤零零一个人坐后头。也不记得是第几个学期吧,班里转来了个女生,叫周小栀,带着一副墨镜,老师说那是治疗近视用的。人还挺漂亮,说话细声细气,看上去就是那种好学生的样子。

后面老师说了些什么林一没有在意,他只是不停地调整着自己的坐姿,一会是靠在椅背上翘着个二郎腿,一会是把手搁桌子上支着头。虽然表情上是看不出来,但心里却是已经在欢呼了。“这老师屁话怎么这么多…快点说完,说完就可以让她做我旁边了。”

“那么…周小栀同学,你就将就着坐那个位子吧。”听老师叨叨了半天林一终于等到了他要的那句话,不过“将就”这个词他听着心里难受,故意摆出一副痞子的样子和老师抬杠:“欸,什么叫将就啊。”

“我说将就就是将就,哪那么多废话!”老师作势狠狠瞪了他一眼,使得同学们纷纷转过头以一种看好戏和嘲笑的姿态看着林一。不过这些林一都顾不上,也懒得去搭理,因为他的同桌正一步一步向他走来,那场景让他忍不住联想到婚礼,身着素白纱裙的新娘从那头走来,自己西装革履站在这头。

就在林一沉浸在自己的幻想当中时,一个声音就突兀的冒了出来,是他们的班长陈寻,“等一下,老师,我和周小栀同学换个座位吧,她视力不好坐前面好了。”周小栀闻言停住了脚步,回头望向老师。

“行,还是陈寻有心啊,知道照顾新同学。”老师满意地看着自己的学生,无论是语气还是态度都与对林一时截然相反。陈寻这个孩子不错,让他坐林一旁边,没准还能管管那臭小子。老师心里算盘打得啪啪响,但着算盘却是也是把林一的美好愿望一起打碎了。

林一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,扬着个下巴还颇有几分流氓打架的气势。瞥一眼被他拍桌子声音吓到的周小栀,再看看台上已有怒色的班主任,林一指着右前方正在整书包的陈寻,不服地喊道:“我不同意!我才不想和他做同桌!陈寻你有病吧!”喊完之后他就下意识看向陈寻,在发现后者也在看自己时,他气呼呼地瞪了回去。

本以为陈寻会因此生气然后放弃换座位这个决定,可万万没想到他一点都没要生气的意思,接收到林一的瞪视之后反而笑了起来,笑容中不带一点怒意。这反倒是让林一愣了愣,原本还想说什么却一下子没了声,再加上班主任一副即将要爆发的样子,这个刚才还挺有气势的男生还是认了怂,忿忿地念了几句就坐下,不甘心地故意让椅子发出难听的声音。

“喂,喂,林一同学,以后我们就是同桌了。”从陈寻坐下到课上了有大半节,林一就一直把头埋在手臂里没理过旁边的人,上课的时候陈寻总忍不住去看一眼趴着的人,直到他终于是忍不住了,扯了扯对方宽大的袖子,“都是同桌了就好好相处呗,喂,喂…”陈寻拿出来林一不回话就不罢休的架势。

“你好烦啊!”林一本来就没消气,被他一吵就更气了,你想想,愿望马上就能实现了结果有人偏偏要当那搅屎棍来给你搅和那一下,能开心吗,这下子一句话吼出来没控制音量,全班齐刷刷地看过来,而罪魁祸首陈寻也同他们一起,无辜地看着林一。就好像都是林一惹的祸。

“林一!你给我出去!”老师怒不可遏地用力敲打着讲台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让林一出去罚站。“嘁。”林一也懒得说什么,冷哼一声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了出去,懒懒散散的样子老师看了心烦,就让他走出去后把门关上。

老旧的广播里下课铃断断续续地响着,就像苟延残喘的老人非要证明自己还很健壮似的吼个一两声,老师前脚刚出教室门林一就迅速地溜了回去,要是还站咋那里不免要受一顿教育。等他回到座位上的时候,陈寻不在,而他的位置上多了颗大白兔奶糖。


每个班里总有那么一些讨厌的人,那个小胖子可能算是之首了。欺负周小栀是新同学又比较内向,三天两头找她麻烦,不是丢笔盒就是拆钢笔,见她没反抗就变本加厉。有一次周小栀在座位上默默地哭,而林一最看不得女生哭了,那天放学后抓住小胖子,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揍,但他没算到对方还有高年级的护着,难怪在班上横行霸道的。第二天上学的时候,小胖子鼻青脸肿,林一也是。陈寻盯着林一青一块紫一块的脸,没有说话。

又过了一天,林一看见和自己一样的陈寻走了进来,而小胖子的脸似乎更肿了。林一一直注视着陈寻直到他在身旁坐下,而陈寻注意到视线后转过头冲林一笑了笑,结果扯到了嘴角的伤疼得他倒吸一口冷气。林一按了按自己桌上的机械小青蛙,小青蛙蹦哒蹦哒跳过了林一在桌子上画着的蛮狠的分割线,跳到了陈寻手边。

“给我了?”陈寻拿起小青蛙的时候发条还在转,两条腿上下摆动着,看上去实在是滑稽。

“给你了。”林一有些不好意思地回了一句,动手擦掉了分界线,毕竟人家都帮自己打架了。

自从这以后,两个人的关系好起来了,虽然每天都会互损几句,但也算是能够称兄道弟的好朋友了。

初中时光过得飞快,眨眨眼睛似乎就已经毕业了,在毕业典礼那天,林一搭着陈寻的肩膀,开玩笑地说:“欸,希望我高中不会遇到你这个阻挡我幸福的人啊。”“嘁,谁阻挡你幸福了……”陈寻用手肘捅了对方的肋骨一下,在看到人吃痛的表情后,他笑得格外开心。


02.

你想要什么,上天偏偏不给你什么;你不要什么,上天偏偏要给你什么。当林一站在高中校门口报道时,他远远地就望见了那个和他穿着同样高中校服的人,陈寻。当然了,因为林一个子很高,陈寻一回头就注意到了他,两个人隔着来报道的学生遥遥相望,还真有几分校园偶像剧的味道。

林一看着陈寻从人群中艰难地挤过来,嘴上叨叨念念地应该是“借过借过”,直到站在自己面前。大概是天气热的缘故,陈寻的额头上都是汗,在阳光下亮晶晶的,就跟他的眼睛一样。

“咱们这是缘分啊!”陈寻抹了一把头上的汗,笑起来露出洁白的齿列。说实话,当看到林一也在这个高中时,一种名为欣喜的情感从他的心中冒了出来,不过他暂时把这归结为遇见老同学的兴奋,“希望咱俩还能一个班啊。”

陈寻张开双手打算给自己兄弟来一个拥抱,却被林一嫌弃地推开了:“滚滚滚,谁要跟你有缘,你文科我理科,怎么可能一个班。”他在刚才就注意到了对方手里攥着的班级表,陈寻这个名字上面印着大写加粗的文科生,而自己那张上面却是清清楚楚的理科生。

“我看看———”陈寻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纸,又凑过去看看林一的,对比了一下位置后指着校园教室分布图说,“同一层楼嘛,你九我十,还是隔壁班欸!”那兴奋上扬的语气就跟中了一百万似的。

“瞧你那样,隔壁班就隔壁班,我跟你说啊,文理有别……还好没在一个班,要不然我的情路可又要被你堵了。”不知道为什么林一在说这话的时候老是忍不住观察陈寻脸上的表情。他半眯着眼睛,悄悄打量着。

“又是这句话,我什么时候堵过你情路啊?你该不会是指周小栀吧?”陈寻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,紧张兮兮地凑过去接着问,“你那时候当真喜欢她?”

“你猜咯。”林一故意不说,晃悠着晃悠着就丢下陈寻一个人在后面发愣,自个儿进了教学楼。

他错过了陈寻脸上一闪而过的复杂神情。



正如陈寻所说的,虽然有文理科之别,但却只是隔了薄薄的一堵墙,如果老师声音大点儿,隔壁教室能听得一清二楚。也不知道为什么,每次下了课,陈寻就往隔壁理科班跑,偶尔还会给林一带点吃的过来,两个人在一起不打打嘴炮就闷得慌,经常是你一来我一往互槽个没边。理科班的人看见他的次数多了,竟然也跟他混熟了,有时还会拉他一起吃饭,偶尔侃几句“陈寻你是不是喜欢林一啊天天来看他”,对此陈寻只是笑,没有反驳也没有同意。

陈寻大大咧咧地坐在林一的桌子上,用手去拨弄他桌上摆着的课本,随手翻了一下林一的作业,红叉叉还真是令人惨不忍睹啊。“你不会吧,错这么多?是不是脑子坏了?”陈寻指着错题硬是要把本子放到林一眼前,说完用手戳了一下林一的脸颊。很软。

“那是因为我没认真学!”林一一把夺过本子反手就啪得打在陈寻手背上,装作一副气呼呼的样子要站起来打陈寻,陈寻反应快,揉着自己被打红的手一溜烟跑了,在回教室的路上还时不时回头看一眼。他没错过林一有些发红的耳尖。

大概隔了几天吧,陈寻又双叒正大光明走进理科班的时候,手里还多了朵玫瑰。他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目光,嬉笑着把花丢给林一:“好看吧,给你的。”

“你脑子不正常了?送我花干嘛?”林一一脸诧异地接住这花,花瓣上的水滴滑落在他手背上,凉凉的。

陈寻一点都没觉得送他花有什么奇怪的地方,他耸了耸肩,指着外面的花坛摆出无辜的样子:“花坛里顺手摘的,觉得好看就给你了。”

林一顺着陈寻的手指看过去————那是教导主任心爱的花坛……

“那还真是…谢谢你了啊……”



忽然有一段时间,陈寻不来了。一连好几天都是这样,理科班的同学就问林一:“陈寻最近怎么不来了?”林一整课桌的动作顿了顿,莫名心情烦躁,没好气地回了一句:“我怎么知道?”同学见他表情不是很好,就悻悻地回自己座位上去了。

到了饭点,林一盯着自己的盒饭有些出神,别人看他不动筷,打了声招呼就去夹他盒子里的鸡腿,林一突然站了起来,吓得那同学鸡腿都掉了,心疼地冲林一说:“不就是吃个鸡腿吗至于嘛?”高个子的青年没搭理他,只是绕过课桌椅走向了教室后门,来到了隔壁文科班门口。他看见陈寻和一个短头发女生坐在一起,面对面的那种,有说有笑地吃着饭。

林一垂下眼眸,不清楚他在想些什么,在那儿站了一会儿,又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教室。

第二天早上,第一节课的上课铃最后一声消散在空气中,陈寻就看到林一拖着课桌椅来到了文科班,老师来拽他时他还死扯着不肯放,大概是铁了心要转文科班,怎么拉都拉不走。最后老师也没办法,只好顺了他的意,让他留在了文科班。

下了课陈寻去问问林一他抽什么疯要来文科班,却发现林一捧着本漫画书怎么都不理他,就像他们刚做同桌的时候。陈寻不知道林一在生什么气,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被身后的女生叫走了,他回头看了林一一眼,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。待陈寻转过身之后,林一慢慢地放下漫画书,偏过头望过去,叫走陈寻的就是昨天他看到的女孩。

那天下午有节体育课,高一文科10班与高一文科1班有场篮球赛,陈寻是他们班的主力,林一本来是没打算看的,但他走过篮球场时,还是忍不住停下了脚步。从队友手中拿到球,一个漂亮的假动作晃过对手,最后一个干净利落地上篮,陈寻无疑是球场上引人注目的存在,更别说他还故意反穿校服,就像是特意给什么人看似的。

一旁观战的女生叽叽喳喳讨论着,从她们的话语中林一隐隐约约捕捉到了“陈寻”这个名字,他悄悄地走了过去听听她们在说些什么。

“陈寻好帅!!!”“别想了,他有女朋友的。”“谁啊?”“他们班的方茴。”

方茴…林一在脑海中细细回忆着这个名字,是的不会错的,那个女生就是叫方茴。原来自己没想错啊……他往四周望了望,在球场的另一边,他看到了一抹白色的身影。此时正好比赛结束,自己班赢了,陈寻欢呼着跑下场,接过女生递过来的水仰头就灌。

林一看了一会儿,就走了。

一整个下午,林一都没搭理过陈寻,就把陈寻当空气,恍惚间陈寻有种回到了他们两个人刚做同桌那会儿。

“林一,你今天怎么回事啊?”陈寻一把拉住了整好课桌打算离开的林一,此时他有些出戏地想着林一的手腕竟是这样的细,自己能够一手牢牢握住。林一背对着他一直没有说话,就在陈寻以为他今天是真不打算和自己说一句话,决定放手的时候,林一转过了身子,低沉着嗓子说:“没怎么,你去找方茴吧。”

“我找她干什么?”陈寻感到奇怪便挑了挑眉,明明是搞怪的表情但在他脸上却是异常帅气。他觉得有什么东西就要被说破了,但他只是用疑惑来掩盖内心的紧张以及期待。

林一晃了晃手臂示意陈寻松开,“她不是你女朋友吗?不找她找谁?”因为有些感冒的缘故他的声音听上去闷闷的还带有鼻音,就像是受了什么委屈在闹脾气一样。话一说出口就连林一自己也愣住了,他怎么会说出这种满是醋味的话,明明……

陈寻不仅在成绩方面比林一好,在感情方面亦然,现在他已经完全明白了所有的事,简单来说就是林一喜欢自己,但林一他自己却没有察觉。对于这种问题,唯一的解决方式就是直接告诉他,自己喜欢谁。

当陈寻吻上来的时候林一觉得有一颗炸弹在自己脑袋里爆炸了,一时间他紧张得忘记如何思考,心跳声瞬时被放大了数百倍,林一能感觉到自己的心如同他现在的思维一样,一团乱。他一直睁着眼睛,这是第一次这么近的看陈寻,谁都知道陈寻长得好看,但无论怎么样,细看时还是会被小小的震惊到。

林一的嘴唇就跟他的脸一样,很软。陈寻注意到林一一直把眼睛瞪得老大,就像一头受惊的小鹿,慌乱又无辜,既给人想保护的欲望,又有想要吃掉他的冲动。“闭眼林一,闭眼。”陈寻偏过头故意在林一的耳边说话,后者耳尖毫无意外地泛红了,他忍不住咬了一下,却发现林一不仅仅是耳尖红了。

乖乖听话的林一很少见,根根分明的睫毛颤抖着,暴露出他的紧张。现在的发展已经完全超出了林一的设想范围,但在这一刻他终于是认清了自己的感情,之前那些莫名的不爽其实是自己在吃醋,他喜欢陈寻。

“现在你应该知道我喜欢谁了吧?”陈寻从始至终都没有放开林一的手,只是握住的位置从手腕变成掌心罢了。他把牵着的手拉起来,十指相扣的寓意已经非常明显了,如果林一这个时候再冒出些奇奇怪怪的话来,陈寻一定要怀疑林一的脑子到底有没有装东西。

“嗯。”

后面很长一段时间里,两个人都腻在一起,准确来说是陈寻想和林一腻在一起,正巧最近老师提出要给林一这个理科硬转文科的怪人补补习,陈寻就自告奋勇每天放学留下来教教林一。

陈寻坐在林一旁边,右手支着个脑袋目不转睛地盯着林一的侧脸,阳光透过窗户照在林一的脸上,睫毛投下一个半圆扇形的影子,鼻梁的线条也被这光柔和了许多。“林一。”他突然开口,喊了一声对方的名字。

“什…”林一刚侧过脸就被陈寻抓住机会凑上去吻了一下,一时懵了。在陈寻故意坐得端端正正,笑嘻嘻地看着他的时候,林一才反应过来对方的小把戏,此时的唇角似乎还留有刚才的温度,他嘟嘟囔囔地把头转回去,把书本立起来遮住自己的脸,企图用这样的方式来掩盖自己发热的脸,“幼稚死了……”

“诶诶诶我可听到你坏话了啊,这本作业做不好你就别想回去了。”陈寻看着鸵鸟埋沙似的林一,放开地抽走那本被立起来充当沙的书,将它卷起来敲了一下林一的脑袋算是对他说自己幼稚的惩罚,趁林一炸毛张牙舞爪之前把本子塞了回去,安抚道,“做好了我带你出去玩啊。”

“谁稀罕……”林一嘴上是这样说着,但注意力倒是认认真真放在面前的习题上了。

第二天的时候,陈寻还真拉着林一出去玩了,他俩躲过走廊上巡视的值周老师,悄悄地溜进学生宿舍楼底下的自行车棚,陈寻很快就搞定了自己的自行车,扶着车把手站着一旁帮林一放哨。林一这自行车原本都好好的,偏偏这个时候卡住了,急得他都想狠狠地踹这破车几脚。

陈寻注意到有老师正往这个方向走过来,扯了车林一的衣服,语气中带了几分催促的意味:“林一快点,有老师过来了!”“不行这链子卡死了骑不了!”林一在无数次地修整无果后终于是泄了气,忍不住气呼呼地踹了一下自行车,却没控制好力度让它倒了下去,牵扯得一排车都随之倾倒,发出哐哐的响声。

“你们两个!不上课干嘛去!”远处的老师显然是听到了车棚里的声音,他一边大声地训斥着一边匆忙向这里跑来。陈寻看他马上就要过来了,赶紧是把车子推出了车棚,跨坐上去冲林一喊:“林一别管你车了快上来!”说完还拍了几下车后座。

林一应了一声,最后再踢了一脚自己的自行车,发现老师已经走进车棚后慌忙地把车子往道上一横,堵住了来路。完成这一切后他听着老师在背后骂骂咧咧的声音,坐上陈寻的自行车后座。为了自身安全着想林一顺势环抱住陈寻的腰:“你可别把我给摔了。”

“不会,我哪舍得。”陈寻的声音顺着风飘过来,明明听上去是那么轻柔语气却无比认真,就像是在发誓一样。

“对了,我们去哪?”

“去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。”



毫无意外的,两个人一回到学校就被同学通知去办公室了,那同学还怯怯地提醒了一句:“你们家长…都来了……”林一听到这话明显地僵住了,陈寻捏了捏他的手,最终是什么话都没说。

一进办公室,班主任对着两个人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,当然多数矛头都指向林一,说什么高考之前谈恋爱可是大忌,更何况是两个……老师痛心疾首地摇了摇头,还说让林一别耽误了陈寻考大学。

“你不多说!你把我爸叫来干什么!”林一一直都是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,吊儿郎当满不在乎的样子,但他最终还是憋不住了,一手指着那老师,恶狠狠的样子就像是要和老师打起来一样。

“臭小子你还敢犟嘴!”陈寻看着一个男人猛的站起来,也是怒气冲冲地走到林一面前,抬手就给了自己儿子一巴掌。林一的脸被打红了,似乎还有点肿,低垂着头看不清他的表情,而林父看着林一这个样子,火气更是翻了一倍,还想接着教训下去。

“叔叔别…”“陈寻!”陈寻开口还未说完一句话,就被自己父母的一声呵斥打断了,他看到了同样是一脸怒色的父母,抬起来想护住林一的手,终究还是放了下去。

最后这件事是怎么结束的陈寻记不太清了,只记得从办公室出来以后,林一就呆呆的坐在位置上没有说过话,也没有和平时一样嫌椅子不舒服老是动来动去。他很想过去对林一说些什么,但老师的目光一直是死死的盯着他俩,陈寻一直憋着,直到放学。

还没等陈寻走近,林一就开口了:“我一定会跟你考上同一所大学,我一定会考上北大。”虽然林一没有把脸转过来,但光凭语气就不难想象,他说这话时有多认真严肃。这回,林一是真的要好好读书了。

“好,我信你。”

黑板左下角的数字犹如死亡倒计时,一天一天不断的减小着,正如林一他说的那样,在这段日子里他真的在认认真真学习,没有一个老师信林一能考进一所好的大学,但是陈寻信,只要林一想,他就可以做到。

“林一,加油啊。”这是在考试前,陈寻对林一说的最后一句话,之后他们都静默地走在路上,路灯散发着暖色的光,昏暗但温暖。眼看就要到分岔口了,陈寻从林一那里拿走了一个吻,在两人各自回家之前对林一做了个口型:我等着你把这个吻拿回去。

我等着你把这个吻拿回去,你可别不来啊。

一场又一场的考试考得人头昏脑涨,这根本就是生死较量,每个人都在自己的未来在赌博。最后一场考试结束,所有的同学都在狂欢,肆意地大笑,欢呼,把一叠叠折磨了他们三年的试卷撕碎再向上抛,纷纷扬扬满目皆是白色,有几分下雪的味道。林一和陈寻分别站在两头,隔着人群,遥遥相望,就像刚入学那会儿一眼。

林一看见陈寻笑得一脸傻气,手撑着栏杆把上半身探出去,仰头冲着天空大喊:“我爱你!”喊完后眼神就一直落在自己身上,未曾挪开。

“陈寻厉害呀!”“啧啧啧,你看看他那眼神,肉麻死了——”平日里几个密友都趁这个机会调侃了一番,他们每一个人都知道,陈寻有多喜欢林一。

那天晚上,几个人约着去外面吃了顿饭,路上陈寻紧紧拉住林一的手,就怕他一下子跑没了一样,同行的人见了纷纷装出一副受不了的样子,被陈寻笑着踹了几脚,陈寻还故意把相牵的手在他们面前晃了晃,得意地说:“你们这些还单着的就嫉妒吧。”

“嘁—————”回应他的是众人不屑的白眼,没过多久一群人又笑成了一团,这就是青春该有的样子。

因为都成年了,再加上高考结束,饭桌上就多了几个酒瓶,每个人都喝了一点,多多少少都有些醉意,其中陈寻因为刚才的“挑衅”被灌了不少酒,喝得人都晕乎乎的,头脑也有些不清醒。他靠在林一的身上,口齿不清地问:“你喜欢我吗?”问了一遍又一遍。

即使知道陈寻现在是喝醉了酒说胡话,但林一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:“喜欢。”回答了一遍又一遍。

得到满意答案的陈寻给了林一一个带酒精的吻,听到周围人起哄就愈发不想把林一放开,而林一不知是因为酒精还是周围人的哄笑,抑或是这个吻而涨红了脸。



过了几天,到了出成绩的日子。林一的父母拿到成绩后挺开心,自己这么个孩子还能考上厦门大学,理应来说林一也应该高兴,厦门大学是个不错的学校,但他捏着自己的成绩单,紧抿着嘴唇不说话,没有一点解放后开心的模样。厦大是好,可是没有他。

又是一次的毕业典礼,但林一没有去。陈寻和所有毕业生一起站在操场上,视线不停地扫过熙熙攘攘的人群,寻找林一的身影。他又一次将校服反穿,为的还是同一个原因,希望林一能够一眼看到自己。直至老校长苍老的声音在广播中渐渐隐去,他的视线里,还是没有那个高瘦的人影。

未完待续.

不知道iPad上的lof抽什么风…用手机发出来的希望没漏下些片段……大晚上的好烦xxx剩下的凌晨大概可以写好

评论(4)

热度(23)